?
 首頁
用戶登陸:  密碼:   快速注冊  
分站: 中國西部煤炭網  華北站  西北站  西南站  華中站 | 東北站 | 校友錄 | 回音壁
 首  頁  煤炭新聞  政策法規  新聞寫作  技術論文  項目合作  文秘天地  礦山安全  事故案例  煤市分析  煤價行情  煤炭供求  物資調劑  礦山機電  煤礦人才  

大夏文化的守望者——呼立濤

中國煤炭新聞網 2019/5/10 16:26:16    人物展示
  
    一個沒有文化的城市是一片繁華的沙漠。
    榆林,這座號稱東方科威特,因煤而崛起城市。不論是在古代還是現代,都用它獨特的文化和經濟魅力,讓世人刮目相看。
    早在先秦以前的時候,榆林就以他九邊重鎮的軍事要地,成為北方少數民族和中原政權爭相奪取的城市。這就使得這里的文化更加寬容,更加神秘,更加多元。
    在1600年前,有一個強大的匈奴部落赫連勃勃,建立了大夏國。但在濤濤的歷史長河里,他的存在如曇花一現,僅留下一座廢棄的統萬城,向世人展示著大夏國昔日的輝煌。
    公元425年8月,赫連勃勃這位少數民族領袖去世,他的墓地一直成為許多研究大夏歷史愛好者探尋的地方。
嘉平陵——埋葬赫連勃勃的地方,隨著歷史的變遷,它的具體位置已經成為一個謎。那么這個謎誰能揭開,這需要的不僅僅是淵博的歷史知識,還有艱苦卓絕的執著精神。
    于是,在眾多尋找嘉平陵的大夏文化愛好者中,有一位堅持近20多年尋找嘉平陵的大夏文化愛好者,走進了人們的視野,而且出版發行了《追尋大夏的榮光》一書,里面記載的東西,都是作者20多年來苦苦求證嘉平陵就在榆林市麻黃梁的證據。

 
    這個人,就是呼立濤。
    偶遇,不是因為學術,而是他的精神。 
    采訪呼立濤多少有些緣分。那是去年春節前的一個周末,我和朋友張翔和康鑫在榆林老城轉悠,當爬到城東的財校門口,向下俯瞰時,發現一處古建筑,在眾多的現代民居中格外顯眼。一問當地的老住戶康鑫才知道,那就是梅花樓。
    梅花樓的旁邊,就是著名的普惠泉。榆林最好的泉水,可惜已經禁止游人參觀了。走近一看,大門緊閉。
    失望之余,我們繞過一間民國后修建的大禮堂,走過一條巷子,便到了梅花樓。這里早先為唐宋時期的天寧寺,明正德年間擴建后稱為壽寧寺,梅花樓即壽寧寺內的藏經閣,寺內現僅存梅花樓一院,由梅花樓和東西廂房組成。
站在樓頂,俯瞰榆林老城,別有一番情趣。著名的六樓騎街,展現在眼前,看著熙熙攘攘的人流,一切繁華的景象,都給人一種積極向上的感覺。
    就在我們參觀完梅花樓,準備離開的時候,這時從西廂房里,走出一個中年男子,很瘦,但精氣神很足。
    他說,“可以到屋里喝口正宗的桃花泉水嗎?”
    正是這句話,吸引了我。因為我來榆林工作生活了7年,桃花泉一直對我只是一個概念,卻無緣飲用。
    這位中年男子就是呼立濤,在他的小屋中,我們慢慢地品飲著桃花泉,聽他講梅花樓的故事,也不知道什么時候,他的話題轉到了大夏文化——探尋赫連勃勃的嘉平陵上。
    我們三個都自信對歷史有些知曉,但大夏歷史卻知之甚少。
    呼立濤卻可以將大夏歷史的脈絡講的清清楚楚,隨著他們侃侃而談,嘉平陵的故事,便被帶出來了。
    呼立濤今年50多歲,看上去比實際年齡還要蒼老,他從事大夏文化研究已經20多年,在這20多年里,他從一個考古發掘的“小白”逐漸成長為大夏文化的“智者”,其中的心酸只有他知道。
    1993年,呼立濤跟隨朋友到麻黃梁附近買地,第一次看到七座山峰。他一閃之念,把這七座山峰和赫連勃勃的嘉平陵聯系在一起。
    回去后,他翻閱了大量的文獻,開始還比較懷疑,因為在此之前,有人提出延安延川縣有七個赫連勃勃疑冢。那么這里會不會是赫連勃勃的嘉平陵?
    帶著這樣的思考,呼立濤整整在靖邊縣境內的統萬城和榆陽區的麻黃梁這片廣袤的黃土高原上奔波了20多年。
    一次,他在一片遍布沙蒿的地面踩下去,發現踩在了一個巨大的馬蜂窩上。他知道,這要是處理不當,馬蜂圍住他,那他將面臨被叮咬受傷的危險,如果嚴重的話,后果將不堪設想。
    呼立濤憑著多年經驗,鎮定地拿出口袋里的風油精,朝身上灑去。然后,彎腰將腳邊的黃土朝馬蜂窩聚攏,直到完全蓋住馬蜂窩。
    隨后,他猛地將腳抽出來,快速地倒地向旁邊滾去。
    就在他拔出腳的瞬間,馬蜂被驚動了,數十萬只馬蜂沖天而起,形成一個直徑約1米的蜂柱。呼立濤由于滾動較快,再加之馬蜂討厭風油精,才算撿了一條命。
    呼立濤為了尋找嘉平陵就在麻黃梁的證據,一到周末就騎摩托車到麻黃梁去,目的是勘察嘉平陵的地形。
    有一次妻子因為加班,孩子沒人照顧,呼立濤便帶著孩子一起到麻黃梁實地勘察。
    熟悉麻黃梁地形的人都知道,許多地方由于疏于管理,根本沒有什么明顯的路,就是現在去麻黃梁,想要到一些高坡上去,也很難找到一條像樣的山路。
    呼立濤探訪赫連勃勃的嘉平陵,隨著歲月風沙的侵蝕,已經無路可尋。他只好帶著孩子,騎著摩托車在大山溝深的黃土高原上隨意馳騁。
    就在他騎的欣喜若狂的時候,忽然車頭向前一栽,他和孩子一下子被甩出去四五米遠。
    呼立濤至今談起都有些心痛,他說:“我到無所謂,可是讓孩子跟著我受這罪不值得。”
    如果說遇險是偶然,那么挨餓對于呼立濤來講卻是常事。在麻黃梁地區,呼立濤已經是“名人”了,有些時候,為了尋找嘉平陵存在的證據,他連續在野地里勘察七八天,身上帶的干糧吃完了,就只好在附近村民家里要口吃的。
    執著,他苦苦地追尋,收獲的卻是“著魔了” 。
    “我認為赫連勃勃的墓地——嘉平陵就在榆林東面的麻黃梁地區。”這個結論呼立濤說出來多少有些意外,因為早些年就有學者考證,嘉平陵在延安,也有的說在綏德。
    但呼立濤為了拿出嘉平陵就在麻黃梁的證據,他跟著了魔似的,不管家里的開銷和各種用度,成天騎著個破舊摩托車,從統萬城到雙山,再到十八墩,滿世界搜集大夏時期的瓶瓶罐罐,破磚爛瓦。
    有些人嘲笑他,一個毫無考古專業知識的人,卻要發掘大夏文化,求證嘉平陵所在地,這不是胡鬧嗎?
    但是呼立濤卻始終沒有放棄這種“胡鬧”,而是不斷地在浩如煙海的歷史長河中,一點一滴地尋找著嘉平陵的蛛絲馬跡。有時候他一次性搜集一麻袋陶瓷碎片,回來后仔細地從這些陶瓷碎片中尋找答案,一找就是一天,妻子催他幾次吃飯,他都是口頭答應“馬上”,結果繼續沉迷到陶瓷碎片中。
    2009年12月15日,這是呼立濤至今難忘的日子,這一天,榆林市大夏嘉平陵研究會正式注冊成立。呼立濤心情難以平靜,這是他著魔多年的成果呀!
    但,研究會成立容易,嘉平陵的具體位置是不是在麻黃梁,還需要呼立濤繼續埋頭苦找,因為這是他窮其一生也要佐證的大事。
    所以,呼立濤更“魔”了,他繼續行走在大山深谷間,看地形、訪老鄉。從只字片語中,從歷史書籍中,從陶瓷碎片中,從出土文物中……總之,他付出的艱辛遠比想象的豐富,但他在接受采訪時過多談論的卻是自己的成果。
    但記者關心的不是大夏文化的學術價值,而是要從呼立濤這些點滴的故事中,挖掘出他閃爍的人性光芒。
    他著魔,是因為他骨子里熱愛大夏文化,熱愛他從事的這份讓人看來匪夷所思的研究。
    呼立濤真的是“魔怔了”?我看未必,他的“魔”是因為太執著,太努力、太堅持……這也許是采訪呼立濤最大的收獲,也是他身上值得我們學習的人性光芒。
    堅持,他留給歷史的,也許是驚喜。 
    由于大夏歷史屬于五代十國時期的紛爭年代,很多歷史痕跡都不是非常清晰,要想穿越1600年前的時光隧道,搞清楚赫連勃勃的嘉平陵所在地,呼立濤付出的辛苦可想而知。
    可就是這樣,呼立濤依然以鍥而不舍的精神,在十萬大山的黃土高原上,尋找著他的證據。
    一般的帝王之陵,都遵照“三古所共行,百王不能易”的制度,實行“子隨父葬、祖輩衍繼”,陵墓集中在一個區域。
    呼立濤按照這個思路,大量考證了古朔方歷代帝王陵的史籍記載,以及歷代“榆林府志”等相關文獻,得出結論:嘉平陵就在榆林市榆陽區的麻黃梁,那里有七座不同尋常的山峰,由西向東,由北至南排列,布局奇偉宏大,疑是大夏赫連勃勃“嘉平陵”遺址,七堆山以背后的太一山為靠山,由北及南環抱七冢。其冢呈古橋形山狀,各冢頂部建有廟宇,封陵東西長16公里,南北寬10里。
    為了證明自己結論的正確性,他對赫連勃勃嘉平陵墓地周邊進行了考證,發現了赫連勃勃心儀墓地“朔方城”遺址,就是今天榆林市榆陽區牛家梁鄉常樂堡村的一座古城,他的依據是許多古馳道遺址都匯聚于此。“朔方城”之所以成為嘉平陵所在地的佐證,主要來自于赫連勃勃在世時曾經向大臣提起過“歸老朔方,琴書卒歲”,也就是說,他死后要葬在朔方這個地方。
    在呼立濤看來,嘉平陵之所以在麻黃梁,主要是這里發現的一些遺址,都和帝王葬制相一致,比如廟宇、嘉禮臺、古馳道等等,還有建造墓穴散落的石質構件,墓前的石像生等物品,雖然隨著風雨的侵蝕,有些個已經面目全非,但如果仔細看,還是可以窺一斑知全豹。
    嘉平陵在榆林麻黃梁,是歷史和榆林人開了個玩笑,還是上帝在公元413年親吻了黃土高原?這些個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一個人執著地尋找著嘉平陵,想通過求證嘉平陵就在榆林,為榆林大夏文化的傳承和延續找到有力的佐證。
    榆林是文化名城,也是能源開發的重鎮,中央在十八大提出“青山綠水就是金山銀山”,這是時代呼喚榆林市必須轉型升級。但如何轉型?這個命題不深刻,但卻需要深思。
    如果嘉平陵真的在麻黃梁,那么榆林市的大夏文化就能夠自然而然地銜接起來,構成人們對大夏那段神秘歷史的追索,榆林市的旅游文化產業也將帶來新的機遇。
    其實,經過2次的采訪,嘉平陵在哪里已經不重要了,因為這是一個懸案,也許嘉平陵已經被拓跋家族毀壞,消失在歷史的塵埃中。但發現“嘉平陵”的呼立濤卻是實實在在地坐在記者的面前,他就像一個虔誠的信徒,在尋找嘉平陵的路上匍匐前行,不為揚起的經幡,只為心中的那個信念。
    嘉平陵,是呼立濤的全部!他今生都會為之奔波呼吁。

  






本網特約記者:榆神能源公司 詹光明      編 輯:一鳴
本網站新聞版權歸中國煤炭新聞網與作者共同所有。任何網絡媒體或個人轉載,必須注明“來源:中國煤炭新聞網(四川金7乐下载苹果版 www.idkiy.icu)及其原創作者”。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
本站實名:中國煤炭新聞網 中國煤炭資訊網
地址:重慶高新區陳家坪一城新界A棟3-3 郵編:400039
Email:[email protected] 備案序號:渝ICP備05006183號
編輯部電話:(023)68178115、61560944
廣告部電話:(023)68178780、13996236963、13883284332
編輯部:
業務合作: 四川金7乐下载苹果版   QQ群:73436514
Loading...
北京pk10现场视频直播 百人龙虎官网 mg电子官方网站 时时彩历史记录查询 飞艇计划人工在线 11选5彩票计划软件 幸运28挂机模式倍投 千里马计划软件下载西西软件 6码复式二中二有多少组 时时彩一位必中口诀 江苏时时开奖走势图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100期 时时彩组六全包亏么 赚钱游戏棋牌 爱网爱快乐时时 安徽时时直播开奖记录